“空场比赛对球员是比较大的考验。我知道球迷朋友会在电视和电脑前看着我们,支持我们,从这点来说他们是幸福的,因为他们能看到我们,而我们看不到他们,我们能做的就是踢好每一分钟,用最精彩的表现回馈他们。”——奥斯卡

在神秘的非洲大陆中部,有一个国土面积排名非洲第二、世界第11位的国度,那里盛产黄金和钻石,却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;那里的体育运动寂寂无名,却为世界体坛奉献了NBA传奇、姚明在火箭队的队友穆托姆博,以及在北京国安效力的巴坎布,当然还有在永昌俱乐部的奥斯卡,那里就是我们经常称为“刚果(金)”的刚果民主共和国。

与周边的很多小伙伴一样,奥斯卡出生于一个极其贫困的家庭,经济状况决定了他从小就没有太多的爱好,直到在电视上看到足球比赛之后,立刻深深爱上了这项运动,空闲时约上附近的朋友,随便找一块场地学着电视中球员的动作,一玩就是大半天。但是,父母一开始并不支持他走上职业足球之路,“在我们的国家,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,最常见的只有两条路:一个是求学,一个是足球。我们那里虽然有钻石和黄金,但整体还很贫穷,国力也不强大,很难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足球方面,更不用说比赛和青训了,我父母认为在最需要涨球的时候,如果得不到更好的培训,足球这条路没前途。”

但是,功夫不负有心人,奥斯卡还是天天跑出去踢野球,终于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。“在我十几岁的时候,1名足球教练发现了我,觉得还有点天赋,就想让我成为专业球员。但是他当时没有执教俱乐部,便一直私下和我保持着联系,给我一些建议和指导。后来他收到了一个业余俱乐部的邀请,把我招了进去跟着预备队训练。”奥斯卡说,“第二年我也没有什么出场机会。等到赛季还剩四五轮时,我们的排名无欲无求,教练准备锻炼年轻队员,有一场比赛快结束时,我们的9号主力前锋受伤,教练让我替补上场,结果上去之后奉献了关键的助攻,帮助球队2:1获胜,球迷开始议论我了,也渐渐的小有名气了。我很感谢这位教练,他在足球、做人、人生规划等方面给了我很多指导,如今我回家时还会去看看他。”

随着奥斯卡的出场时间越来越长,在很多人的劝说下,奥斯卡的父母终于松了口,同意他在这条充满了曲折的道路上“试着走更远一些”。

虽然奥斯卡找到了落脚地,名气在当地也越来越大,但距离“改变命运”依然有很遥远的距离。

奥斯卡有很多兄弟姐妹,而父亲挣得很少,不但要养活一大家子,还得时不时帮衬自己的兄弟姐妹,生活负担很重。“我开始踢球时,经常吃不上饭。上午学文化课,中午放学后家里没饭,就饿着肚子走上1小时左右的路程到训练场,一直练到17时多,再走1个小时回家,我的母亲才忙完其他的事情开始做饭,吃完后就20时多了。球鞋也舍不得买,坏了简单的修补一下,只要还能穿进去就行。”奥斯卡回忆说,“最惨的时候,我曾经3天没有饭吃,第4天终于吃到饭时,没有人知道你已经饿了3天,那种滋味别人是无法体会到的,经常四下无人的时候冲个淋浴,然后开始怀疑人生,不知道这条路能否坚持到底。”

支撑着奥斯卡继续走下去的动力,是他通过足球获得了一些收入,可以补贴家用,改善生活,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所以我从小就养成了省吃俭用的习惯,比如,我今天挣了100元,自己只留20元,其他的都交到家里。我的球技在慢慢进步,球队也从刚开始的二级联赛,升到了一级联赛。俱乐部主席对我非常好,给了我很多帮助,我来中国踢球时,我的父亲出差,他帮着我的母亲把我送到了机场,一切就这样开始了。可以说,足球改变了我的生活,我的女儿还不到1周岁,不用再担心吃不上饭的问题了。”

奥斯卡表示,他的国家没有培养出更多的球星,主要原因是国力不足,“中国有很多足球青训营,可以让那些有意从事足球运动的球员从小就接受专业的训练。而我们的国家没有这样的综合实力,我很想为我的国家、为那些怀有足球梦想的孩子们做点贡献,只要回国休假,都会拿出一部分钱来,在当地组织地区联赛,希望从中发现优秀的苗子。”

奥斯卡还透露,他与如今同在永昌效力的苏祖早就相识,“苏祖比我大十来岁,在我们国家最优秀的俱乐部踢球,不管刮风还是下雨,我都会和小伙伴去看他们比赛,赢了当然非常高兴,如果输了就会扔石头,结果被警察追着到处跑……”

2016年,是奥斯卡人生的又一个重大转折点。他的老乡、曾在甲A吉林延边队效力的佐拉,受老东家的委托,回到家乡物色青年才俊,奥斯卡就这样进入了他的视野。

奥斯卡回忆说:“佐拉因为在中国踢球,在我们国家名气很大,所以当他问我是否愿意到中国联赛效力时,我一口就答应了。当时,我大多数时间是在二队,踢一线队比赛只有六七场,所以我真正的职业足球之路,是从中国开始的,特别感谢佐拉,他手把手把我拉进了职业足球的圈子。”

佐拉回到延边之后,向俱乐部管理层建议说,他的家乡有一名年轻球员很有天赋,可以过来试训看看。延边俱乐部随即发出邀请函,让奥斯卡试训了一个星期左右,结果非常满意,与他签下了新赛季合同。奥斯卡在延边的道路也非一帆风顺,先是跟着预备队锻炼,很难有太好的机会吸引时任主帅朴泰夏的注意,甚至一度被列入租借名单。但是,幸运的光环渐渐笼罩了奥斯卡,在一次海外拉练时,主力射手扎伊尔持续低迷,老将崔仁又受伤病困扰,在青训教练的推荐下,奥斯卡得以进入一线球,令朴泰夏大为赞叹,称之为“正是我最需要的前锋”,抢在夏季转会期最后一天完成了注册手续。

巧合的是,奥斯卡代表延边队的首场正式比赛,同时也是首次在中国足球联赛中亮相,便是2018年中甲第14轮客场面对永昌。最终的结果是延边队1:2失利,但奥斯卡打进了个人首粒中甲进球,“我与永昌还是挺有缘分的”。随后9轮,奥斯卡犹如出笼的猛虎,狂飙8球,成为当年中甲最耀眼的新星。2019年中甲,他转会到陕西,以22球拿到金靴,这是他职业生涯至今为止最有份量的荣誉,从而走入了各大俱乐部的视野。

去年中甲结束之后,作为金靴得主,奥斯卡收到了很多报价,其中不乏一些大俱乐部,但他最终选择了和永昌签约。“不是说其他俱乐部不好。他们的建设非常完善,很多方面已经成型,如果我去的话,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适应,而永昌是一支正在逐渐完善的球队,会更容易融入。”奥斯卡说,“我曾经4次与永昌交锋,体会到了什么是‘魔鬼主场’。这是一支年轻的队伍,队内气氛很好,非常吸引我。之前我和穆里奇、马修斯等人有过很多交流,延边的2位队友(朴世豪、王鹏)也在这里,给了我很多建议,所以我收到邀请之后,毫不犹豫就来了,我认为这是非常明智的决定,到现在也不后悔。这里像是一个大家庭,非常感谢俱乐部的老板,感谢技术团队,感谢教练团队,尤其是古特比教练,他和每一个队员谈话,激励他们,提点他们,达到了很好的效果,很高兴能为石家庄这座城市战斗。”

奥斯卡的加盟,除了让全队的攻击力有所提升外,他还成为公认的“开心果”。即将迎来21岁生日的他,在队中俨然一个“熊孩子”的形象,经常搞一些恶作剧,“我认为一个团队,力量的源泉来自于融洽的气氛,就是需要和大家开玩笑,维持良好的关系,相互增加了解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如果大家都是朋友的话,训练和比赛会很舒服,队友也愿意给我传更多的球,才能取得胜利。”

奥斯卡言出即行,这不,队中已经有多人遭到了他的“毒手”,前不久他恶搞队医安德力的视频,也在各大平台上流传。奥斯卡说:“我是非常喜欢搞怪,但也会分清场合。比如,我会察颜观色,如果觉得他们挺放松的,也不会影响到训练,便会搞笑一下;如果他们专注于训练,或者不太开心的样子,我还是能控制住自己,以后再找机会。他们普遍比我大,我已经恶搞了好几个人了,他们都在想办法准备报复我呢。”

第一个中甲赛季,15场10球;第二个中甲赛季,22球拿到金靴;第一个中超赛季,又很快收获了进球,奥斯卡的实力得到更多人的认可,更重要的是,他还不满21周岁。

奥斯卡认为,自己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,最主要的原因是“幸运”。“我能够在那么多队员中被佐拉挑中,线个出来,实力都不会比我差。在我的家乡,还有很多非常非常有才华的年轻队员,他们比我更加强大,只是没有条件参加正规的培训,很难进入到职业足球的圈子中。将来如果有可能,我会邀请他们来中国参观学习,哪怕来1000人,估计都会被俱乐部抢光,因为他们真的很出色。”

由于奥斯卡的冲击力和年龄优势,从去年开始便有很多声音建议把他归化,2026年世界杯时正值巅峰状态。不过,如今中国足球的“归化潮”逐渐冷却,几名归化球员也并未让中国足球发生蜕变,归化之路会更加严格、艰难。奥斯卡说:“从国籍上来说,我现在是刚果(金)的人,最大的愿望就是代表我的国家出战。如果还有第二个国家可以选择,毫无疑问会是中国,我的职业之路是从这里开始的,学到了很多东西,在这里的生活不能用‘更好’来形容,而是‘非常非常非常好’。我现在还不好说是否愿意归化,但如果中国队认为我有这个能力,而且可以带来一些有益的元素,肯定是非常美好的事情。”

展望自己未来的职业之路,奥斯卡说:“我在家乡的时候,在延边的时候,没有几个人认识我,也不认为我会取得很好的成绩。但是,通过我自己的努力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我。只是一定要清楚,没有白吃的午餐,如果你不进步,就会被俱乐部抛弃,所以我会利用宝贵的时间让自己变得更好。我不能说有什么既定目标,希望在未来的生涯中,比如5年之内,接触到更大的舞台,让全世界的球迷都知道奥斯卡这个人。”

采访过程中,奥斯卡的家人与他视频连线,他的脸上顿时幸福洋溢,“我的女儿还小,上次见她还是去年11月,非常想念她。中超开赛之前,每天都会视频聊天;比赛开始后,赛程很密集,必须专注于比赛,频率有所减少,但是训练完或者休息时,还是会抽空通通话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